黄帝问于岐伯曰。夫四时之气。各不同形。百病之起。皆有所生。灸刺之道。何者为定。岐伯答曰。四时之气。各 有所在。灸刺之道。得气穴为定。故春取经血脉分肉之间。甚者深刺之。间者浅刺之。夏取盛经孙络。取分间。绝皮肤。 秋取经。邪在腑。取之合。冬取井荥。必深以留之。温疟。汗不出。为五十九。风肤胀。为五十七。取皮肤之 血者。尽取之。飧泄。补三阴之上。补阴陵泉。皆久留之。热行乃止。转筋于阳。治其阳。转筋于阴。治其阴。皆卒刺 之。徒。先取环谷下三寸。以铍针针之。已刺而之而内之。入而复之。以尽其。(中有脱文)必坚。来缓则烦。 来急则安静。间日一刺之。尽乃止。饮闭药。方刺之时。徒饮之。方饮无食。方食无饮。无食他食。百三十五日。着 痹不去久寒不已。卒取其三里。骨为干(三字是经脉篇文误衍于此)肠中不便取三里。盛泻之。虚补之。疠风者。素刺 其肿上。已刺。以锐针针其处。按出其恶气。肿尽乃止。常食。方食无食他食。腹中常鸣。气上冲胸。喘不能久立。邪 在大肠。刺肓之原。巨虚上廉三里。小腹控睾引腰脊。上冲心。邪在(甲乙经有小肠也三字)小肠者。连睾系。属于脊。 贯肝肺。络心系。气盛则厥逆。上冲肠胃。熏肝。散于肓。结于脐。故取之肓原以散之。刺太阴以予之。取厥阴以下之。 取巨虚下廉以去之。按其所过之经以调之。善呕。呕有苦。长太息心中。恐人将捕之。邪在胆。逆在胃。胆液泄。 则口苦。胃气逆。则呕苦。故曰呕胆。取三里以下胃气。逆则刺少阳血络。以闭胆逆。却调其虚实。以去其邪。饮食不 下。膈塞不通。邪在胃脘。在上脘则刺抑而下之。在下脘则散而去之。小腹痛肿。不得小便。邪在三焦约。取之太阳大 络。视其络脉与厥阴小络结而血者肿。上及胃脘。取三里。睹其色。察其以。(以目之讹也古目字相近)知其散复者。视 其目色。以知病之存亡也。一其形。听其动静者。持气口人迎。以视其脉坚且盛且滑者。病日进。脉软者。病将下。诸 经实者。病三日已。气口候阴。人迎候阳也。 笔力坚卓。惟结末一段语意无属笔致。亦与上文不一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