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公问于黄帝曰。禁脉之言。(经有禁服篇所叙皆脉事疑彼处服字误有谓脉字误者恐未必然)凡刺之理。经脉为始。 营其所行。制其度量。内次五脏。外别六腑。愿尽闻其道。黄帝曰。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骨为干。脉为营。 筋为刚。肉为墙。皮肤坚而毛发长。谷入于胃。脉道以通。血气乃行。雷公曰。愿卒闻经脉之始生。黄帝曰。经脉者。 所以能决死生。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肺手太阴之脉。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还循胃口上膈。属肺。从肺系横出 腋下。下循内。行少阴心主之前。下肘中。循臂内上骨下廉。入寸口。上鱼。循鱼际。出大指之端。其支者。从腕后。 直入次指内廉。出其端。是动则病。肺胀满膨膨。而喘咳上气。缺盆中痛。甚则交两手而瞀。此为臂厥。是主肺所生病 者。咳逆上气。喘喝。烦心。胸满。臂内前廉痛厥。掌中热。气盛有余。则肩背痛。风寒。汗出中风。小便数而欠。 气虚。则肩背痛寒。少气不足以息。溺色变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 不虚。以经取之。盛者寸口大三倍于人迎。虚者则寸口反小于人迎也。大肠手阳明之脉。起于大指次指之端。循指上廉。 出合谷两骨之间。上入两筋之中。循臂上廉。入肘外廉。上外前廉。上肩。出骨之前廉。上出于柱骨之会上。下入 缺盆。络肺。下膈。属大肠。其支者。从缺盆上颈。贯颊。入下齿中。还出。挟口。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上挟鼻 孔。是动则病。齿痛。颈肿。是主津液所生病者。目黄。口干。鼽衄。喉痹。肩前痛。大指次指痛不用。气有余。则 当脉所过者热肿。虚则寒栗不复。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 经取之。盛者人迎大三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胃足阳明之脉。起于鼻之交中。(鼻茎也交中者鼻茎起 处山根是也左右脉交于此儿科谓山根有青脉者肝热非也人皆有脉第皮薄者脉露故易受风邪)旁纳太阳之脉。下循鼻外。 入上齿中。还出。挟口。环唇。下交承浆。却循颐后下廉。出大迎。循颊车。上耳前。过客主人。循发际。至额颅。其 支者。从大迎前下人迎。循喉咙。入缺盆下膈。属胃。络脾。其直者。从缺盆下乳内廉。下挟脐。入气街中。其支者。 起于胃口。下循腹里。下至气街中而合。以下髀关。抵伏兔。下膝膑中。下循胫外廉。下足跗。入中趾内间。其支者。 下廉三寸而别下入中趾外间。其支者。别跗上。入大趾间。出其端。是动则病。洒洒振寒。善呻。数欠。颜黑。病至则 恶人与火。闻木声则惕然而惊。心欲动。独闭户塞牖而处。甚则欲上高而歌。弃衣而走。贲响腹胀。是谓厥。是主血 所生病者狂疟。温淫汗出。鼽衄。口。唇胗。颈肿。喉痹。大腹水肿。膝膑肿痛。循膺乳气街股伏兔外廉足跗上皆 痛。中趾不用。气盛。则身以前皆热。其有余于胃。则消谷善饥。溺色黄。气不足。则身以前皆寒栗。胃中寒。则胀满。 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盛者人迎大三倍于寸口。 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脾足太阴之脉。起于大趾之端。循趾内侧白肉际。过核骨后。上内踝前廉。上内。循胫骨后。 交出厥阴之前。上膝股内前廉。入腹属脾。络胃。上膈。挟咽。连舌本。散舌下。其支者。复从胃别上膈。注心中。是 动则病。舌本强。食则呕。胃脘痛。腹胀。善噫。得后与气则快然如衰。身体皆重。是主脾所生病者。舌本痛。体不能 动摇。食不下。烦心。心下急痛。溏瘕泄。水闭黄胆。不能卧。强立。股膝内肿厥。足大趾不用。为此诸病。盛则泻之。 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盛者寸口大三倍于人迎。虚者寸口反小于人迎也。 心手少阴之脉。起于心中。出属心系。下膈。络小肠。其支者。从心系上挟咽。系目系。其直者。复从心系。却上肺。 下出腋下循内后廉。行手厥阴心主之后。下肘内。循臂内后廉。抵掌后锐骨之端。入掌内后廉。循小指之内。出其端。 是动则病。嗌干。心痛。渴而欲饮。是为臂厥。是主心所生病者。目黄。胁痛。臂内后廉痛厥。掌中热痛。为此诸病。 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盛者寸口大再倍于人迎。虚者寸口反 小于人迎也。小肠手太阳之脉。起于小指之端。循手外侧。上腕。出踝中。直上。循臂骨下廉。出肘内侧两筋之间。上 循外后廉。出肩解。绕肩胛。交肩上。入缺盆。络心。循咽。下膈。抵胃。属小肠。其支者。从缺盆循颈。上颊。至 目锐。却入耳中。其支者。别颊。上。(音拙面骨之出者即颧后连耳之横骨也)抵鼻。至目内。斜络于颧。是动 则病。嗌痛。颔肿。不可以顾。肩似拔。似折。是主液所生病者。耳聋。目黄。颊肿。颈颔肩肘臂外后廉痛。为此 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盛者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 人迎反小于寸口也。膀胱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上额。交巅。其支者。从巅至耳上角。(谓至耳之上角非至耳又上日 角也三焦条同)其直者。从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循肩内。挟脊。抵腰中。入循膂。络肾。属膀胱。其支者。从 腰中下挟脊。贯臀。入中。其支者。从内左右别下贯胛。挟脊内。过髀枢。循髀外。从后廉下合中。以下贯内。 (为足跟为腓肠腿肚也原本俱误作)出外踝之后。循京骨。至小指外侧。是动则病。冲头痛。目似脱。项似拔。 脊痛。腰似折。髀不可以曲。如结。如裂。是为踝厥。是主筋所生病者痔疟。狂癫疾。头囟项痛。目黄。泪出。鼽 衄。项背腰尻脚皆痛。小趾不用。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 以经取之。盛者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肾足少阴之脉。起于小趾之下。邪走足心。出于然谷之下。 循内踝之后。别入跟中。以上内。出内廉。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络膀胱。其直者。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 循喉咙。挟舌本。其支者。从肺出络心。注胸中。是动则病。饥不欲食。面如漆柴。咳唾则有血。喝喝而喘。坐而欲起。 目KTKT如无所见。心如悬。若饥状。气不足则善恐。心惕惕如人将捕之。是为骨厥。是主肾所生病者。口热。舌 干。咽肿。上气。嗌干及痛。烦心。心痛。黄胆。肠。脊股内后廉痛。痿厥。嗜卧足下热而痛。为此诸病。盛则泻之。 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灸则强食生肉。缓带被发。大杖重履而步。盛者 寸口大再倍于人迎。虚者寸口反小于人迎也。心主手厥阴心包络之脉。起于胸中。出属心包络。下膈。历络三焦。其支 者。循胸出胁。下腋三寸。上抵腋下。循内。行太阴少阴之间。入肘中。下臂。行两筋之间。入掌中。循中指。出其 端。其支者。别掌中。循小指次指。出其端。是动则病。手心热。臂肘挛急。腋肿。甚则胸胁支满。心中大动。面 赤。目黄。喜笑不休。是主脉所生病者。烦心。心痛。掌中热。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 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盛者寸口大一倍于人迎。虚者寸口反小于人迎也。三焦手少阳之脉。起于小指次指 之端。上出两指之间。循手表腕。出臂外两骨之间。上贯肘。循外。上肩。而交出足少阳之前。(前原作后误)入缺盆。 布膻中。散络心包。下膈。循属三焦。其支者。从膻中上出缺盆。上项。系耳后。直上。出耳上角。以屈下颊。至。 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过客主人前。交颊。至目锐。是动则病。耳聋浑浑。嗌肿。喉痹。是主气所 生病者。汗出。目锐痛。颊痛。耳后肩肘臂外皆痛。小指次指不用。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 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盛者人迎大一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胆足少阳之脉。起于 目锐。上抵头角。下耳后。循颈。行手少阳之前。至肩上。却交出手少阳之后。入缺盆。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 走耳前。至目锐后。其支者。别锐。下大迎。合于手少阳。抵于。下加颊车。下颈。合缺盆。以下胸中。贯膈。 络肝。属胆。循胁里。出气街。绕毛际。横入髀厌中。其直者。从缺盆下腋。循胸。过季胁。下合髀厌中以下循髀阳。 出膝外廉。下外辅骨之前。直下。抵绝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入小趾次趾之间。其支者。别跗上。入大趾 之间。循大趾歧骨内。出其端。还贯爪甲。出三毛。是动则病。口苦。善太息。心胁痛。不能转侧。甚则面微有尘。体 无膏泽。足外反热。是为阳厥。是主骨所生病者。头痛。颔痛。目锐痛。缺盆中肿痛。腋下肿。马刀侠瘿。汗出振寒。 疟胸胁肋髀膝外至胫绝骨外踝前及诸节皆痛。小趾次趾不用。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 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盛者人迎大一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肝足厥阴之脉起于大趾丛毛之际。 上循足跗上廉。去内踝一寸。上踝八寸。交出太阴之后。上内廉。循股阴。入毛中过阴器。抵小腹。挟胃。属肝。络 胆。上贯膈。布胁肋。循喉咙之后。上入颃颡。连目系。上出额。与督脉会于巅。其支者。从目系下颊里。环唇内。其 支者。复从肝别贯膈上注肺。是动则病。腰痛不可以俯仰。丈夫疝。妇人少腹肿。甚则嗌干。面尘。脱色。是主肝所 生病者。胸满。呕逆。飧泄。狐疝。遗溺。闭癃。为此诸病。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 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盛者寸口大一倍于人迎。虚者寸口反小于人迎也。手太阴气绝。则皮毛焦。太阴者行气而温于皮 毛者也。故气不荣。则皮毛焦。皮毛焦则津液去皮节。津液去皮节者。则爪枯毛折。毛折者。则毛先死。丙笃丁死。火 胜金也。手少阴气绝。则脉不通。脉不通则血不流。血不流则髦色不泽。故其面黑如漆柴者。血先死。壬笃癸死。水胜 火也足太阴气绝者。则脉不荣肌肉。唇舌者。肌肉之本也。脉不荣则肌肉软。肌肉软则舌萎人中满。人中满则唇反。唇 反者肉先死。甲笃乙死。木胜土也。足少阴气绝。则骨枯。少阴者。冬脉也。伏行而濡骨髓者也。故骨不濡则肉不能着 也。骨肉不相亲。则肉软却。肉软却故齿长而垢。发无泽。发无泽者骨先死。戊笃己死。土胜水也。足厥阴气绝则筋绝。 厥阴者肝脉也。肝者筋之合也。筋者聚于阴气而脉络于舌本也。故脉弗荣则筋急。筋急则引舌与卵。故唇青舌卷卵缩。 则筋先死。庚笃辛死。金胜木也。五阴气俱绝。则目系转。转则目运。目运者为志先死。志先死则远一日半死矣。六阳 气绝。则阴与阳相离。离则腠理发泄绝汗乃出。故旦占夕死。夕占旦死。经脉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其常见者。 足太阴过于内踝之上无所隐故也。(内原作外误阴脉不行外踝且内踝上有大青脉直上至膝始渐隐当即是也)诸脉之浮而常 见者。皆络脉也。六经络手阳明。少阳之大络。起于五指间。上合肘中饮酒者。卫气先行皮肤。先充络脉。络脉先盛。 故卫气已平。营气乃满。而经脉大盛脉之卒然动者。皆邪气居之。留于本末。不动则热。不坚则陷且空。不与众同。是 以知其何脉之动也。雷公曰。何以知经脉之与络脉异也。黄帝曰。经脉者常不可见也。其虚实也。以气口知之脉之见者。 皆络脉也。雷公曰。细子无以明其然也。黄帝曰。诸络脉皆不能经大节之间。必行绝道。而出入复合于皮中。其会皆见 于外。故诸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甚血者。虽无结。必急取之。以泻其邪而出其血。留之。发为痹也。凡诊络脉。脉 色青则寒且痛。赤则有热。胃中寒。手鱼之络多青矣。胃中有热。鱼际络赤。其暴黑者。留久痹也。其有赤有黑有青者。 寒热气也。其青短者。少气也。凡刺寒热者。皆多血络。必间日而一取之。血尽乃止。乃调其虚实。其小而短。少气甚 者。泻之则闷。闷甚则仆。不得言。闷则急坐之也。手太阴之别。名曰列缺。起于腕上分间。并太阴之经。直入掌中。 散入于鱼际。其病。实则手锐掌热。虚则欠KT小便遗数。取之去腕半寸。别走阳明也。手少阴之别。名曰通里。去腕 一寸半。别而上行。循经。入于心中。系舌本。属目系。其病。实则支膈。虚则不能言。取之掌后一寸。别走太阳也。 手心主之别。名曰内关。去腕二寸。出于两筋之间。循经以上。系于心包络。心系。实则心痛。虚则为头强。取之两筋 间也。手太阳之别。名曰支正。上腕五寸。内注少阴。其别者。上走肘。络肩。实则节弛肘废。虚则生。小者如指 痂疥。取之所别也。手阳明之别。名曰偏历。去腕三寸。别入太阴。其别者。上循臂。乘肩。上曲颊。遍齿。其别者。 入耳。合于宗脉。实则龋聋。虚则齿寒。痹隔。取之所别也。手少阳之别。名曰外关。去腕二寸。外绕臂。注胸中。合 心主。实则肘挛。虚则不收。取之所别也。足太阳之别。名曰飞阳。去踝七寸。别走少阴。实则鼽窒。头背痛。虚则鼽 衄。取之所别也。足少阳之别。名曰光明。去踝五寸。别走厥阴。下络足跗。实则厥。虚则痿。坐不能起。取之所别 也。足阳明之别。名曰丰隆。去踝八寸。别走太阴。其别者。循胫骨外廉。上络头项。合诸经之气。下络喉嗌。其病气 逆。则喉痹瘁喑。实则狂颠。虚则足不收。胫枯。取之所别也。足太阴之别。名曰公孙。去本节之后一寸。别走阳明。 其别者。入络肠胃。厥气上逆。则霍乱。实则肠中切痛。虚则鼓胀。取之所别也。足少阴之别。名曰大钟。当踝后。绕 跟。别走太阳。其别者。并经上走于心包下。外贯腰脊。其病气逆。则烦闷。实则闭癃。虚则腰痛。取之所别也。足厥 阴之别。名曰蠡沟。去内踝五寸。别走少阳。其别者。经胫。上睾。结于茎。其病气逆。则睾肿卒疝。实则挺长。虚则 暴痒。取之所别也。任脉之别。名曰尾翳。下鸠尾。散于腹。实则腹皮痛。虚则痒搔。取之所别也。督脉之别。名曰长 强。挟膂。上项。散头上。下当肩胛左右。别走太阳。入贯膂。实则脊强。虚则头重高摇之。挟脊之有过者。取之所别 也。脾之大络。名曰大包。出渊腋下三寸。布胸胁。实则身尽痛。虚则百节尽皆纵。此脉若罗络之血者皆取之。脾之大 络脉也。凡此十五络者。实则必见。虚则必下视之。不见求之上下。人经不同络脉异所别也。(如此钜制以十字结之何等 神勇) 此篇如时艺两截题做法前叙十二经。后叙十五络。中间由经卸络。恰似中渡。洋洋洒洒浩气直行。其叙经脉。曲折 处笔力。轻捷醒豁。毫发毕见。试问。视禹贡事绪。孰繁孰详。笔力孰醒孰快。虚实二字。一线到底是谋篇之密也。而 排比铺张之中。自有曲折隽永之致。读之但觉灵光满纸。实处皆虚。板处皆活。运笔之妙千古无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