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录》上品) 【校正】并入《拾遗》救荒草。 【释名】黄芝(《瑞草经》)、戊己芝(《五符经》)、菟竹(《别录》)、鹿竹(《别录》)、 仙人余粮(弘景)、救穷草(《别录》)、米铺(《蒙筌》)、野生姜(《蒙筌》)、重楼(《别录》)、 鸡格(《别录》)、龙衔(《广雅》)、垂珠。 颂曰∶隋时羊公服黄精法云∶黄精是芝草之精也,一名葳蕤,一名白芨,一名仙人余粮, 一名苟格,一名马箭,一名垂珠,一名菟竹。 时珍曰∶黄精为服食要药,故《别录》列于草部之首,仙家以为芝草之类,以其得坤土 之精粹,故谓之黄精。《五符经》云∶黄精获天地之淳精,故名为戊己芝,是此义也。余粮、 救穷,以功名也;鹿竹、菟竹,因叶似竹,而鹿兔食之也。垂珠,以子形也。陈氏《拾遗》 救荒草即此也,今并为一。嘉谟曰∶根如嫩姜,俗名野生姜。九蒸九曝,可以代粮,又名米 。 【集解】《别录》曰∶黄精生山谷。二月采根,阴干。 弘景曰∶今处处有之。二月始生,一枝多叶,叶状似竹而短。根似葳蕤。葳蕤根如荻根 及菖蒲,概节而平直;黄精根如鬼臼、黄连,大节而不平。虽燥,并柔软有脂润。俗方无用 此,而为《仙经》所贵。根、叶、花、实,皆可饵服,酒散随宜,具在断谷方中。其叶乃与 钩吻相似,惟茎不紫、花不黄为异,而人多惑之。其类乃殊,遂致死、生之反,亦为奇事。 曰∶钩吻真似黄精,只是叶头尖有毛钩子二个,若误服之,害人。黄精叶似竹也。 恭曰∶黄精,肥地生者,即大如拳;薄地生者,犹如拇指。葳蕤肥根,颇类其小者,肌 理形色,大都相似。今以鬼臼、黄连为比,殊无仿佛。黄精叶似柳及龙胆、徐长卿辈而坚。 其钩吻蔓生,叶如柿叶,殊非比类。 藏器曰∶黄精叶偏生不对者,名偏精,功用不如正精。正精叶对生。钩吻乃野葛之别名, 二物殊不相似,不知陶公凭何说此? 保升曰∶钩吻,一名野葛,陶说叶似黄精者当是。苏说叶似柿者,当别是一物。 颂曰∶黄精南北皆有,以嵩山、茅山者为佳。三月生苗,高一、二尺以来。叶如竹叶而 短,两两相对。茎梗柔脆,颇似桃枝,本黄末赤。四月开细青白花,状如小豆花。结子白如 黍粒,亦有无子者。根如嫩生姜而黄色,二月采根,蒸过曝干用。今遇八月采,山中人九蒸 九曝作果卖,黄黑色而甚甘美。其苗初生时,人多采为菜茹,谓之笔菜,味极美。江南人说 黄精苗叶稍类钩吻,但钩吻叶头极尖而根细,而苏恭言钩吻蔓生,恐南北所产之异耳。 时珍曰∶黄精野生山中,亦可劈根长二寸,稀种之,一年后极稠,子亦可种。其叶似竹 而不尖,或两叶、三叶、四、五叶,俱对节而生。其根横行,状如葳蕤,俗采其苗爆熟,淘 去苦味食之,名笔管菜。《陈藏器本草》言青粘是葳蕤,见葳蕤发明下。又黄精、钩吻之说, 陶弘景、雷、韩保升皆言二物相似。苏恭、陈藏器皆言不相似。苏颂复设两可之辞。今考 《神农本草》、《吴普本草》,并言钩吻是野葛,蔓生,其茎如箭,与苏恭之说相合。张华《博 物志》云∶昔黄帝问天老曰∶天地所生,有食之令人不死者乎?天老曰∶太阳之草名黄精, 食之可以长生;太阴之草名钩吻,不可食之,入口立死。人信钩吻杀人,不信黄精之益寿, 不亦惑乎?按∶此但以黄精、钩吻相对待而言,不言其相似也。陶氏因此遂谓二物相似,与 神农所说钩吻不合。恐当以苏恭所说为是,而陶、雷所说别一毒物,非钩吻也。历代本草惟 陈藏器辨物最精审,尤当信之。余见钩吻条。
    根
     【修治】曰∶凡采得以溪水洗净蒸之,从巳至子,薄切,曝干用。 颂曰∶羊公服黄精法∶二月、三月采根,入地八九寸为上。细切一石,以水二石五斗, 煮去苦味,漉出,囊中压取汁,澄清再煎,如膏乃止。以炒黑黄豆末,相和得所,捏作饼子, 如钱大。初服二枚,日益之。亦可焙干筛末,水服。 诜曰∶饵黄精法∶取瓮子去底,釜内安置得所,入黄精令满,密盖,蒸至气溜,即曝之。 如此九蒸九曝。若生则刺人咽喉。若服生者,初时只可一寸半,渐渐增之,十日不食, 服止三尺五寸。三百日后,尽见鬼神,久必升天。根、叶、花、实皆可食之。但以相对者是 正,不对者名偏精也。 【气味】甘,平,无毒。权曰∶寒。 时珍曰∶忌梅实,花、叶、子并同。 【主治】补中益气,除风湿,安五脏。久服轻身延年不饥(《别录》)。 补五劳七伤,助筋骨,耐寒暑,益脾胃,润心肺。单服九蒸九曝食之,驻颜断谷(大明)。 补诸虚,止寒热,填精髓,下三尸虫(时珍)。 【发明】时珍曰∶黄精受戊己之淳气,故为补黄宫之胜品。土者万物之母,母得其养, 则水火既济,木金交合,而诸邪自去,百病不生矣。《神仙芝草经》云∶黄精宽中益气,使 五脏调良,肌肉充盛,骨髓坚强,其力增倍,多年不老,颜色鲜明,发白更黑,齿落更生。 又能先下三尸虫∶上尸名彭质,好宝货,百日下;中尸,名彭矫,好五味,六十日下;下尸 名彭居,好五色,三十日下,皆烂出也。根为精气,花实为飞英,皆可服食。又按∶雷氏《炮 炙论》序云∶驻色延年,精蒸神锦。注云∶以黄精自然汁拌研细神锦,于柳木甑中蒸七日, 以木蜜丸服之。木蜜,枳也。神锦不知是何物,或云朱砂也。 禹锡曰∶按《抱朴子》云∶黄精服其花胜其实服其实胜其根。但花难得,得其生花十斛, 干之,才可得五、六斗尔,非大有力者不能办也。日服三合,服之十年,乃得其益。其断谷 不及术。术饵令人肥健,可以负重涉险;但不及黄精甘美易食,凶年可与老少代粮,谓之米 脯也。 慎微曰∶徐铉《稽神录》云∶临川士家一婢,逃入深山中,久之,见野草枝叶可爱,取 根食之,久久不饥。夜息大树下,闻草中动,以为虎攫,上树避之。及晓下地,其身然凌 空而去,若飞鸟焉。数岁家人采薪见之,捕之不得,临绝壁下网围之,俄而腾上山顶。或云 此婢安有仙骨,不过灵药服食尔。遂以酒饵置往来之路,果来,食讫,遂不能去,擒之,具 述其故。指所食之草,即是黄精也。 【附方】旧一,新四。 服食法∶《圣惠方》∶用黄精根茎不限多少,细锉阴干捣末。每日水调末服,任多少。一 年内变老为少,久久成地仙。仙《神隐书》∶以黄精细切一石,用水二石五斗煮之,自旦 至夕,候冷,以手碎,布袋榨取汁煎之。渣焙干为末,同入釜中,煎至可丸,丸如鸡头子 大。每服一丸,日三服。绝粮轻身,除百病。渴则饮水。 补肝明目∶黄精二斤,蔓菁子一斤(淘),同和,九蒸九晒,为末。空心每米饮下二钱, 日二服,延年益寿。(《圣惠方》) 大风癞疮∶营气不清,久风入脉,因而成癞,鼻坏色败、皮肤痒溃。用黄精根(去皮, 洗净)二斤,日中曝令软,纳粟米饭甑中,同蒸至二斗米熟,时时食之。(《圣济总录》) 补虚精气∶黄精、枸杞子等分。捣作饼,日干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汤下五十丸。(《奇 效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