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谓所司之事也。无病则各效其职。有病则自失所司。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 人身知觉运动。无一不本于心。故百体皆为之臣而心为君主也。西医言人心。只是顽然一物。不能司知觉运动。其 司知觉运动者。全在脑髓。尝割兔脑。剜其脑之后筋。则身缩。可知司运动者。是脑后筋。剜其脑之前筋。则叫号。可 知司知觉者。是脑前筋。以此拟人。亦无不然。予谓西医此说。非也。人身破一皮。拔一毛。无不痛缩叫号者。何必剜 脑气筋而后身缩叫号哉。盖西医知髓而不知髓是何物。内经云。肾主髓。髓者肾精所生。肾与心。原互为功用。髓筋通 于心。乃肾交于心。合为离卦中含坎水之象所以能司神明也。详心藏神注。即如西医所云脑后筋。剜之亦不知叫号。必 其筋不与心通故也。西医又言脑有筋。通于心。当是彼所谓脑前筋。司知觉者也。夫因其与心通故司知觉则司知觉者仍 是此心。设以知觉为脑所司何以不通心之脑筋。剜之亦不叫号哉。即彼之说。刺彼之谬可不辨而自明矣。盖肾足则髓足。 髓筋入心以水济火真精内含则真光外发神明于是出焉。盖心属火有光髓属肾水。能收引光。气心神上注于脑髓则光气相 照而事物晓。然参看上肾藏志注尤明。 肺者相傅之官。制节出焉。 心为君主。肺在心外。以辅相之心火恐其大过。则肺有清气以保护之。如师傅之辅助其君也。故称相傅之官。究其 迹象。则因心血回入于肺。得肺气吹出。血中浊气。则复变红而。返入于心。在内经乃营血与卫会于肺中之说又即相傅 之官。所司职事也。西医则云。回血返入肺中。吹出血中炭气。则紫色退而变为赤血。复入于心。肺是淘汰心血之物。 此即内经肺为相傅之义。但中国不名炭气。只名浊气也。心火太过。则气有余而上逆下注。心火不足。则下泄。上为饮 咳。皆不得其制节之故也。惟肺制心火。使不太过。节心火。不使不及。则上气下便无不合度。 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 凡人身之阴阳。阴主静。静则有守。阳主动。动则有为。肝为厥阴经。乃阴之尽也。故其性坚忍而有守厥阴中见少 阳。阴尽阳生。胆火居于肝中。阴中含阳。阳气发动故能有为谋虑从此而出。所以称为将军之官。故肝气横者。敢为狂 乱。肝气虚者。每存惧怯。 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 西医言苦胆汁。乃肝血所生中国旧说。皆谓胆司相火。乃肝木所生之气。究之有是气。乃有是汁。二说原不相悖。 惟西医言人之惧与不惧。不关于胆。而又不能另指一所。实未知胆为中正之官故也。盖以汁论。则胆汁多者。其人不惧。 以气论。则胆火旺者。其人不惧。太过者不得乎中。则失其正。是以有敢为横暴之人。不及者。每存惧怯。亦不得乎中 正也。胆气不刚不柔。则得成为中正之官。而临事自有决断。以肝胆二者合论。肝之阳藏于阴故主谋。胆之阳出于阴。 故主断。 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 膻即胸前膈膜。周回连着胁脊。以遮浊气。膈膜名膻。而居膻之中者。则是心包络。旧注以膈为膻中不知膈遮浊气。 只是上焦一大膜耳。不能代心宣化何得名臣使之官惟心包络。则相心布令。居于膻膈之中故名膻中属相火。又主血。以 血济火。则和而不烈。故主喜乐。心忧者包络之火不宣也。心过喜者包络之火太盛也。西医言心上。半有夹膜裹之。即 包络之谓也。但西医不知包络。所司何事。 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 各脏腑。各名一官。惟脾胃两者。合名一官。何也。盖胃主纳谷脾主消谷。二者相合。而后成功。故脾与胃。统称 仓廪之官。言脾胃。主消纳五谷也。而又云。五味出焉者。盖五谷备具五味。一入胃中。即化为汁液从脾之。油膜散走 达五脏出焉者。出脾胃而达诸脏腑营卫也。胃不纳谷。则五味不入胃。属阳宜燥之。脾不化谷。则五味不能达于各脏。 脾属阴宜滋之。 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 盛音承。贮也。小肠上接于胃。凡胃所纳之物。皆受盛于小肠之中。西医云。小肠通体皆是油膜相连。其油膜中。 皆有微丝血管。与小肠通胆之苦汁。从微丝血管注入肠中以化食物脾之甜肉汁。亦注入。小肠化物而物所化之精汁。即 从膜中出小肠而达各脏。故曰化物出焉。王清任医林改错。以附小肠者。为鸡冠油。更名气府。谓为元气所存。主化饮 食。而不知内经明言。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已实指。小肠之气化矣其附小肠之油膜。即中焦也。属之于脾。小 肠又系心之腑。其相通之路则从油膜。中之丝管上膈达包络以达于心。心遗热于小肠。则化物不出。为痢为淋。脾阴。 不足则中焦不能受盛膈食便结。三焦相火不足不能薰。化水谷则为溏泻西医又有小肠发炎之症。即中国之泄痢肠痈等症。 中国近说。水入小肠。然后从阑门下飞渡入膀胱。西医斥其非也。水从胃已散出。走连网中。详下三焦注。然则小肠中 所受盛者。只是食物。乃阴质也。饮主化气。食主化血。食物在小肠。皆化为液以出于连网遂上奉心而生血。所以小肠 为心之腑。乃心所取材处也。 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 变化出三字。谓小肠中物至此。精汁尽化变为糟粕而出其所以能出之故。则赖大肠为之传道。而大肠所以能传道者。 以其为。肺之腑。肺气下达故能传道是以理大便必须调肺气也。另详五脏所合条。 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 西医云。人之才智。均出于脑髓人之筋力。均出于脑气筋究问脑髓何物则西医不知也。盖髓者。肾精所生精足则髓 足。髓在骨内髓足。则骨强。所以能作强而才力。过人也。精以生神。详见心藏神注。精足神强。自多伎巧。髓不足者 力不强。精不足者智不多西医论髓之法多。而治髓之法少。以不知髓是肾所生是以无从施治。也中国近医。则又知肾不 知髓反为西医所笑。不知古圣内经已有髓海论骨空论。又将肾与髓合论之。甚矣。古圣人千。古莫及矣。 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 焦古作。即人身之膜膈所以行水也。今医皆谓水至小肠下口。乃渗漏入膀胱。非也医林改错。西医。均笑斥之。 盖自唐以后。皆不知三焦为何物。西医云。饮水入胃。胃之四面。皆有微丝血管。吸出所饮之水。散走。膈膜达于连网 油膜之中而下入膀胱。西医所谓连网。即是膈膜。及俗所谓网油并周身之膜。皆是也网油连着。膀胱水因得从网。油中 渗入膀胱即古所名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是矣。三焦之根出于肾中。两肾之间。有油膜一条。贯于脊骨。名曰命 门。是为焦原从此系发生板油。连胸前之膈。以上循胸中。入心包络。连肺系上咽。其外出。为手背胸前之腠理。是为上焦从板油连及鸡冠油。着于小肠。其外出为腰腹之腠理。是为中焦从板油连及网油。后连大肠前连膀胱。中为胞室。 其外出为臀胫少腹之腠理。是为下焦。人饮之水。由三焦而。下膀胱。则决渎通快如三焦不利。则水道闭外为肿胀矣。 西医知连网之形甚悉。然不名三焦。又不知连网源头。并其气化若何。皆不知也。 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焉。 凡人饮食之水。无不入于膀胱。膀胱如人身之洲渚。故曰州都之官。人但知膀胱主溺。而不知水入膀胱。化气上行。 则为津液。其所剩余质。乃下出而为溺。经文所谓气化则能出者。谓出津液非出溺也。气化二字。自唐以下。无人知之 吾于此特详言曰。火交于水即化为气观西法以火煎水。而取轻气即是火交于水。化气之一证。人身之水火。如何交哉。 盖人心主火。人鼻吸入之气。乃天阳也。亦属火。西医云。气从鼻入。其管入肺。历心系。循背脊。以下入肾系。又从 肾系达连网。以至于脐下。按西医所说。吸入之路推究其理。则知吸入者。是天阳。属火也。历心系则引心火而并下入 脐下。即气海也女子名为胞宫。经云膀胱者。胞之室。胞即油膜一大夹室。能伸能缩。实大过于膀胱胞与膀胱只隔一间 又全在微丝血管与膀胱。相通凡人吸入之天阳合心火下。至胞中则蒸动膀胱之水化而为气与西法以火煎。水取气无异夫 此膀胱之水。既化为气。则透出。膀胱入于胞中上循脐旁。气冲上膈入肺。而还出于口鼻上出之气。着漆石。则为露珠 在口舌脏腑之中。则为津液且气之退场门鼻。其显然者也。又外出于皮毛以薰肤润。肌而为汗。所谓气化则津液。能出者 此也。老人溺多。化气少而水质多。壮者溺少。化气多而水质少也。西医但言气从肺历心系而至脐下。未言出气之路其 意以为仍由原路而出。不知非也。盖气之出路实循气冲上达于膈而出于肺。西医云胸膈乃助肺扇动呼吸之物。不知膈为 出气之路。非入气之路不得混言扇动。呼吸也夫吸从脊入。督脉主之。呼从膈出。任脉主之。吸入阳也。火交于水也。 呼出阴也。气仍可返为水也。呼吸循环。道家以为秘诀。医家昧其指归。惟内经气化则能出矣。一语明明指破。何注家 多不识耶。火不足以蒸水。则津液不升。气不得化。水不足以济火。则津液干枯。小水不下。 按上言脏腑所合。只有五脏六腑。此条出兰台秘典论。又添出膻中一脏。是为六脏六腑。论乃备矣。且肾具水火中 系属火为命门故上条云。少阳属肾。谓三焦相。火其根在命门也。肾上连肺谓金水相生。而膀胱为之府也。又曰故将两 脏。是肾与命门又可分为两脏而配三焦。膀胱之两腑矣。难经以左为肾。右为命门。自有取义。然则言五脏六腑者。举 其要也。言六脏六腑者。备其物也。再加命门。而为七脏六腑。又其零也。盖天地阴阳奇耦。不无零正。参伍错综。以 尽其变。人之脏腑应之。所以经有奇经。而脏腑亦有零奇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