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素问》卷十第三十八《咳论》篇,又见《甲乙经》卷 九第三。 黄帝问于岐伯曰∶肺之令人咳何也?岐伯曰∶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五 脏六腑皆以肺传与之,称咳为肺咳,然脏腑皆有咳也。)黄帝曰∶愿闻其状。岐伯曰∶皮 毛者肺之合也,毛先受邪,气从其合;其寒饮食,饮食入胃,顺肺脉上注于肺,肺寒, 外内合邪因而客之,□为肺咳。(肺合皮毛,故皮毛受于寒邪,内合于肺。人肺脉手太 阴,起胃中焦,下络大肠,还循胃口上膈□肺。寒饮寒食入胃,寒气循肺脉上入肺中, 内外寒邪相合,肺以恶寒,遂发肺咳之病也。平按∶《素问》、《甲乙》“毛先受邪气 从其合”作“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饮食二字不重,顺肺脉作从肺脉,上注 于肺作上至于肺,“肺寒,外内合”作“则肺寒,肺寒则外内合”。为上缺一字,《素 问》、《甲乙》作则,袁刻作发。注膈下缺一字,袁刻作故,不合,平拟据经文作注字, 与肺字属上读。)五脏各以其时受病,非其时,各传以与之。(五脏各以王时伤寒,肺 先受之,传为五脏之咳。非其时者,又因他脏受寒,传来与之。故肺咳之病,传与余脏, 称五脏咳也。)人与天地相参,故脏各治时,感于寒则受病,微则为咳,甚则为泄为痛。 (各以时者,五脏各以王时也。感于寒者,感伤寒也。感伤寒病有轻有重,轻者为咳, 重者以为泄及痛痹也。平按∶故脏各治时《素问》、《甲乙》作故五脏各以治时。)黄 帝曰∶五脏之咳奈何?岐伯曰∶五脏之久咳,乃移于腑。(以下言肺咳相传为脏腑咳也。 五脏之 咳,近者未虚,久者传为六腑咳也。平按∶《素问》、《甲乙》无此一段,五脏之久咳 二句,在后脾咳不已上。)肺先受邪,乘春则肝先受之,乘夏则心受之,乘至阴则脾受 之,乘冬则肾受之。(肺以恶寒,肺先受寒,乘春肝王时,肝受即为肝咳。若肺先受寒, 乘于至阴,即为脾咳。若肺先受寒,乘冬即为肾咳。平按∶《素问》肺先受邪上有乘秋 则三字,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及《太素》无乘秋则三字,疑此文误多也。”)黄帝 曰∶何以异之?(以下言问答五脏咳状也。)岐伯曰∶肺咳之状,咳而喘息有音,甚则 唾血。(言肺咳状也。)心咳之状,咳则心痛,喉仲介介如哽状,甚则咽喉肿。(介介, 喉中气如哽也。平按∶《甲乙》介介作喝喝。哽《素问》、《甲乙》作梗。咽喉肿《素问》、 《甲乙》作咽肿喉痹。)肝咳之状,咳则两下痛,甚则不可以转,两下以满。脾咳 之状,咳则在右胁下痛引肩背,甚则不可以动,动则咳。(,有本作胁也。平按∶两 下痛《甲乙》作痛,《素问》作两胁下痛。两下以满《素问》作转则两下满, 《甲乙》作胁。引肩上《素问》、《甲乙》有阴阴二字。则咳下《素问》有剧字。) 肾咳之状,咳则腰背相引而痛,甚则咳演。(音涎,肾液也。谓咳涎出之也。平按∶ 演《素问》、《甲乙》作涎。)黄帝曰∶六腑之咳奈何?安所受病?岐伯曰∶脾咳不已, 则胃受之,胃咳之状,咳而欧,欧甚则长虫出。(以下问答,言六腑咳状。六腑之咳, 皆脏咳日久,移入于腑,以为腑咳。腑不为咳移入脏者,以皮肤受寒,内至于肺,肺中 外寒两邪为咳,移于五脏,然后外至于腑,故不从腑移入于脏。所以脾咳日久,移为胃 咳。长虫,虫也。平按∶《素问》、《甲乙》脾咳不已上有“五脏之久咳,乃移于六 腑”二句。)肝咳不已,则胆受之,胆咳之状,欧欧胆汁。(欧胆 汁者,咳引于胆,故欧胆口苦也。平按∶欧欧胆汁《素问》、《甲乙》作咳呕胆汁。) 肺咳不已,则大肠受之,大肠咳之状,咳而遗矢。(遗矢者,咳引大肠,故遗矢也。平 按∶矢《素问》作失,新校正云∶《甲乙》遗失作遗矢。)心咳不已,则小肠受之,小 肠咳之状,咳而气,气者与咳俱出。(小肠在上,咳引小肠,故气与咳俱发者也。平按∶ “咳而气,气者与咳俱出”《素问》、《甲乙》作“咳而失气,气与咳俱失”。)肾咳 不已,则膀胱受之,膀胱咳之状,咳而遗溺。(咳动膀胱,故尿出也。平按∶《甲乙》 遗溺作遗尿。)久咳不已,三焦受之,三焦咳之状,咳腹满,不欲食饮。(三焦无别属 脏与膀胱合,故膀胱之咳,久而不已,腹病满,不欲食也。)此皆聚于胃管,关于肺, 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肿气逆。(此六腑咳,皆以气聚胃中,上关于肺,致使面壅浮肿气逆 为咳也。平按∶《素问》、《甲乙》胃下无管字。)黄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脏 者治其输,治腑者治其合,浮肿者治其经。黄帝曰∶善。(疗五脏咳,宜疗脏经第三输 也。疗六腑咳者,宜疗脏经第六合也。有浮肿者,不可治络,宜疗经穴也。平按∶输 《素问》、《甲乙》作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