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引《天元玉册》之言,以明五运六气,上下相召,五六相合,三十岁为一纪,六十岁为一周, 周而复始,无有终时,着之玉版,藏之金匮,署曰天元纪,故曰《天元纪大论》。 《太始天元玉册·运气微旨篇》曰∶太虚寥廓,肇其化元,虚皇转运,变易渊玄,万物资始,五运 终天,布气真灵,总统坤元,十二流精,五气横天,曰阴曰阳,曰柔曰刚。寒暑燥湿风火。天之 阴阳,天以三阴三阳上奉之。木火土金水,地之阴阳,地以生长化收藏下应之。天以阳生阴长,地以阳杀 阴藏。天有阴阳,地亦有阴阳。五运之德,气建于寅。又曰,子午之岁,上见少阴;丑未之岁,上见太阴;寅 申之岁,上见少阳;卯酉之岁,上见阳明;辰戌之岁,上见太阳;己亥之岁,上见厥阴。少阴所谓标也,厥 阴所谓终也。厥阴之上,风气主之;少阴之上,热气主之;太阴之上,湿气主之;少阳之上,相火主之;阳 明之上,燥气主之,太阳之上,寒气主之。所谓本也,是谓六元。
    黄帝问曰∶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
    
    气,以生喜怒思忧恐。论言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
    
    复始,余已知之矣,愿闻其与三阴三阳之候,奈何合之?
     天有五行之理,以御天度之五位,而五位之中,以生寒暑燥湿风之五气,数相合也。其在于人,则有五 脏,化生五脏之气,五气之中,以生喜怒思忧恐之五志,其数亦相合也。《六节脏象大论》,言 五运相袭,而皆治之,终期之日,周而复始,谓五运递相承袭,而一岁之中,皆主治之,至三百六十五终期之 日,则周而复始。其运惟五,余已知之矣,愿闻其与三阴三阳六气之候,奈何合之?帝欲详 明五运六气相合之道,而问也。
    鬼臾区稽首再拜对曰∶昭乎哉问也!夫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
    
    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
     五运合于三阴三阳,盖欲昭明天地交会之道,故曰昭乎哉问也。夫五运三阴三阳者,乃上天下地之道也。 万物之多,皆以五运阴阳为之纲纪。物极之变,物生之化,皆以五运阴阳为之父母。物之始生,物之肃杀, 皆以五运阴阳,为之本始。是此五运阴阳,乃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
    故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
     《六微旨大论》曰∶物之生,从乎化,物之极,由乎变,故物 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此万物所以有变化生杀也。
    阴阳不测谓之神,神用无方谓之圣。
     阴阳者,天地之道,至精至微,故阴阳不测谓之神,神用无方 谓之圣,此天地神明之府,所当通其神用也。
    夫变化之为用也,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
     即上文变化神用而推论之。夫变化之为用也,至神无方。故在天为玄,玄,纯粹幽深也。在人为道, 道,大中至正也。在地为化,化,孕育生成也。
    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
     申明在地为化,化生五行之五味也。在人为道,道生观察之智 慧也。在天为玄,玄生灵明之神变也。
    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天为燥,在地
    
    为金;在天为寒,在地为水。故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
     即在天为玄,玄生神而推论之,则无在非神。故神在天为风者,在地即为木;神在天为热者,在地 即为火;神在天为湿者,在地即为土;神在天为燥者,在地即为金;神在天为寒者,在地即为 水。风热湿燥寒,无形之气也,故在天为气。木火土金水,有象之形也,故在地成形。在地之形,与在天之气 相感,而化生万物矣。
    然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金木者,生成
    
    之终始也。气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损益彰矣。
     在天之气,通于在地之形,而化生万物。然则天地者,乃万物之上下也。天地左右旋转者,乃阴 阳之道路也。天地之一水二火者,乃阴阳之征验而兆端也。天地之秋金春木者,乃万物生成之终 始也。在天为风热湿燥寒之气,而气各有多少。在地为木火土金水之形,而形各有盛衰。形气相感,是上 下相召,多少盛衰,而损益彰矣。此言形气相感,所以对帝五运五行,与三阴三阳六气相合之问也。
    帝曰∶愿闻五运之主时也,何如?
     木火土金水,谓之五运。一岁之中有五运,故愿闻五运之主时。
    鬼臾区曰∶五气营运,各终期日,非独主时也。
     五气营运,言五行之气,同于五运,次第循行,各终一岁之期日,非独主于四时也。
    帝曰∶请闻其所谓也。
     五运主岁主时之义,必有所本,故请闻其所谓。
    鬼臾区曰∶臣积考《太始天元册》文曰,太虚寥廓,肇基化元,万
    
    物资始,五运终天,布气真灵,总统坤元,九星悬朗,七曜周旋,
    
    曰阴曰阳,曰柔曰刚,幽显既位,寒暑弛张,生生化化,品物咸章,臣斯十世,此之谓也。
     基,本其,作基亦通。 此引《太始天元玉册》之言,以明运气之本于元始也。太虚寥廓,言天之清净而广大也。肇基化元, 言始基造化之真元也。故万物皆资之以为始,而五运循环以终天,此五运之所以主岁也。真灵 之气,布于四时,故曰布气真灵。至哉坤元,万物资生,故曰总统坤元,此五运之所以主时也。九星,天蓬、 天芮、天冲、天辅、天禽、天心、天柱、天任、天英也,九星悬朗于上,下应九州。七曜,金 木水火土星日月也,七曜周旋于左右,以应五行。曰阴曰阳,立天之道也。曰柔曰刚,立地之道也。阴幽 阳显,曰阴曰阳,则幽显既位,既位犹云定位也。寒柔暑刚,曰柔曰刚,则寒暑弛张,弛张,犹 云往来也。夫幽显既位,寒暑弛张,则生生化化,而品物咸章,咸章,万物由生而化,从化而生,彰明昭着 也。此五运生岁,五运主时,而万物化生也。此天元册文之言,传自往古,至臣斯时,已经 十世,帝欲闻其所谓,则此之谓也。
    帝曰∶善。何谓气有多少,形有盛衰?
     天元册文之言,以明五运主岁主时之本,帝故善之,复举鬼臾区气有多少,形有盛衰之言以问。
    鬼臾区曰∶阴阳之气,各有多少,故曰三阴三阳也。形有盛衰,谓五行之治,各有太过不及也。
     阴阳之气,有大有少,其气不同,各有多少。阴非一阴,阳非一阳,故曰三阴三阳,此气所以有 多少也。五运之形,有盛有衰,谓五行之治,盛则太过,衰则不及,各有太过不及,此形所以有盛衰也。
    故其始也,有余而往,不足随之,不足而往,有余从之。知迎知随,气可与期。
     天干始于甲,地支始于子。甲丙戊庚壬为阳,主有余;乙丁己 辛癸为阴,主不足。子寅辰午申戌为阳,主有余;丑卯巳未酉亥为 阴,主不足。干支以次相纪,是阳年有余而往,则阴年不足随之, 阴年不足而往,则阳年有余从之。迎,犹从也。知从知随,则阴阳干支之气,可与相期而有定矣。
    应天为天符,承岁为岁直,三合为治。
     承上文有余不足之意,而言六十岁之中,有天符、岁直、三合之年,则为平气,无有余无不足也。天 符者,如甲己土运之岁,岁当己丑己未,盖己为土运,而丑未为太阴湿土;乙庚金运之岁,岁 当乙卯乙酉,乙为金运,而卯酉为阳明燥金;丙辛水运之岁,岁当丙辰丙戌,丙为水运,而辰戌为太阳寒 水;丁壬木运之岁,岁当丁巳丁亥,丁为木运,而巳亥为厥阴风木,戊癸火运之岁,岁当戊子戊 午,戊寅戊申,戊为火运,而子午为少阴君火,寅申为少阳相火。五运之气,与司天之气相应,故曰应天 为天符。岁直者,如甲己土运,岁当甲辰甲戌,己丑己未,盖甲己运土,而辰戌丑未属土也; 乙庚金运,岁当乙酉庚申,乙庚运金,而申酉属金也;丙辛水运,岁当丙子辛亥,丙辛运水,而亥子属水 也;丁壬木运,岁当丁卯壬寅,丁壬运木,而寅卯属木也;戊癸火运,岁当戌午癸巳,戊癸运 火,而巳午属火也。五运之气,承袭岁支,故曰承岁为岁直,直,犹会也。三合者,五运之气,司天之气, 岁支之气,三者皆同。如戊午之岁,戊为火运,午为少阴君火,而午支亦属乎火;己丑己未 之岁,己为土运,丑未为太阴湿土,而丑未之支,亦属乎土;乙酉之岁,乙为金运,酉为阳明燥金,而酉 支亦属乎金,故曰三合。三合,又名太乙天符。为治者,言天符、岁直、三合,无有余无不足也。
    帝曰∶上下相召奈何?
     上文云。气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损益彰,故问上下相召奈何?
    鬼臾区曰∶寒暑燥湿风火,天之阴阳也,三阴三阳,上奉之。木火土金水,地
    
    之阴阳也,生长化收藏下应之。天以阳生阴长,地以阳杀阴藏。天有阴阳,地亦有阴阳。
     长,去声。藏如字,下俱同。 此引天元册文之言,言天地气交,以明上下相召之意。寒暑燥湿风火,乃天之六气,而为天之阴阳也。 太阳主寒,少阴主热,暑犹热也,阳明主燥,太阴主湿,厥阴主风,少阳主火,故三阴三阳上奉之。木火 土金水,乃地之五行,而为地之阴阳也。春木主生,夏火主长,长夏土主化,秋金主收,冬水主藏,故生 长化收藏下应之。春生夏长,而岁半之前,天气主之,故天以阳生阴长。秋杀冬藏,而岁半之后,地气主 之,故地以阳杀阴藏。夫阳生阴长,是天有阴阳。阳杀阴藏,是地亦有阴阳,此天元册文之言,引之以 明上下相召之意。
    木火土金水,地之阴阳也,生长化收藏,故阳中有阴,阴中有阳。
     申明地亦有阴阳者,即上文所言木火土金水,地之阴阳也,而主生长化收藏。但言地而不言天者, 地秉天气以化生也。秉天气以化生,故天为阳,而阳中有阴,地为阴,而阴中有阳。是天地者 主生化,不但天主生长,地主杀藏也。
    所以欲知天地之阴阳者,应天之气,动而不息,故五岁而右
    
    迁,应地之气,静而守位,故六期而环会。
     天地阴阳,上下相召,所以欲知天地之阴阳者,天动地静。地以五运,应天之气,则动而不息。五 运本于天干,始于甲之土运,次则乙之金运,次则丙之水运,次则丁之木运,次则戊之火运。土 金水木火,五岁以终,至六岁右迁于己,复起土运,此地之五运,而上召于天也。天以六气,应地之气, 则静而守位。六气本于地支,始以少阴君火之子,次则太阴湿土之丑,次则少阳相火之寅,次则阳明燥金之 卯,次则太阳寒水之辰,次则厥阴风木之巳。三阴三阳,以君相二火,而合五行,至六期则六气以终。七岁临 午,复环会于少阴君火,此天之六气,而下召于地也。
    动静相召,上下相临,阴阳相错,而变由生也。
     天动地静,天上地下,天阳地阴。如上文动静相召,上下相 临,阴阳相错,则损益在其中,而变所由生也。此承帝问,所以申明上下相召,而损益彰者如此。
    帝曰∶上下周纪,其有数乎?
     五岁左迁,六期环会,上下相召,为周为纪,其有定数乎?
    鬼臾区曰∶天以六为节,地以五为制。周天气者,六期为一
    
    备,终地纪者,五岁为一周。君火以明,相火以位。
     上下周纪之数,乃天之六气,地之五运,相合而成。天以六为节,六气之三阴三阳也。地以五为制, 五运之五行也。周天气者,子属少阴君火司天,丑属太阴湿土司天,寅属少阳相火司天,卯属 阳明燥金司天,辰属太阳寒水司天,巳属厥阴风木司天,是六期为六气之一备。终地纪者,甲主土运,乙主 金运,丙主水运,丁主木运,戊主火运,是五岁为五运之一周。五运者,五行也。六气者,亦五行也。六 气之中,有二火,则君火以明,相火以位,君主神明,故曰以明,相主辅佐,故曰以位。
    五六相合,而七百二十气为一纪,凡三十岁,千四百四十气,凡六十岁,而为一周。
    
    不及太过,斯皆见矣。
     五六相合者,五运之十干,六气之十二支,相合成岁,始于甲子,终于癸亥。一岁凡二十四气,而 七百二十气,为三十岁之一纪。又七百二十气,则一千四百四十气,为六十岁之一周。其中五 运六气之不及太过,斯皆见矣。此申明上下周纪之数者如此。
    帝曰∶夫子之言,上终天气,下毕地纪,可谓悉矣。余愿闻而
    
    藏之,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昭着,上下和亲,德泽下流,
    
    子孙无忧,传之后世,无有终时,可得闻乎?
     上天下地,其理难悉。鬼臾区言之,上终天气,下毕地纪,可谓悉矣。而帝欲藏之金匮,使百姓 子孙,知天地阴阳之数,更欲传之后世,无有终时,谓阴阳之理,至重至贵,不可不知之意。
    鬼臾区曰∶至数之机,迫迮以微,其来可见,其往可追,敬之
    
    者昌,慢之者亡,无道行私,必得天殃。谨奉天道,请言真要。
     迮,窄同。 迫迮以微,细而深也。可见可追,复彰着矣。敬畏而研求之,则灾眚可避,故昌。慢忽而舍置之, 则灾害及身,故亡。若无天地阴阳之道,而行家技方术之私,必得天殃。天殃而曰必得、谓不得之于 身,必得之于后世也。天道至真,各有其要,故必谨奉天道,而请言真要耳。
    帝曰∶善言始者,必会不终。善言近者,必知其远。是则至数极而道不惑,所谓明矣。愿
    
    夫子推而次之,令有条理,简而不匮,久而不绝,易用难忘,为之纲纪,至数之要,愿尽闻之。
     易,去声。 阴阳之道,自始至终,由近及远。简而明,易而难,有条有理,有纲有纪,帝愿尽间以传后世。
    鬼臾区曰∶昭乎哉问,明乎哉道,如鼓之应桴,响之应声也。
     道,言也。帝问既昭,臣言必明,君臣问对,一德一心。如鼓 之应桴,响之应声,相合而无间也。
    臣闻之,甲己之岁,土运统之;乙庚之岁,金运统之;丙辛之
    
    岁,水运统之;丁壬之岁,木运统之;戊癸之岁,火运统之。
     闻之者,闻之上古也。甲己化土,故甲己之岁,土运统之;乙庚化金,故乙庚之岁,金运统之;丙 辛化水,故丙辛之岁,水运统之;丁壬化木,故丁壬之岁,木运统之;戊癸化火,故戊癸之岁。火运统之。 或问甲己何以化土云云。愚曰∶《太始天元玉册》云,十二流精,五气横天,五运之德,气建于寅 者是也,谓十二地支,配合天干,流行一周,复得地支之首,而精气化生,即以正月建寅之义推 之,尤本于五气之横天,而得其真也。支干配合,始于甲子,流行一周,则为丙子,丙属火而生土,故甲 己化土。又行一周,则当戊子,戊属土而生金,故乙庚化金。此即正月建寅,而甲己之岁,月 建丙寅,乙庚之岁,月建戊寅之义。以次推之,是十二流精,而气建于寅也。五气横天者,天之气,经于 心尾己分,心尾,甲度也,己分,己度也,土气也,故甲己化土。素天之气,经于亢氐 昂毕,亢氐,乙度也,昂毕,庚度也,素金气也,故乙庚化金。玄天之气,经于张翼娄胃,张翼,丙度也, 娄胃,辛度也,玄水气也,故丙辛化水。苍天之气,经于危室柳鬼,危室,壬度也,柳 鬼,丁度也,苍木气也,故丁壬化木。丹天之气,经于女牛戊分,女牛,癸度也,戊分,戊度也,丹,火 气也,故戊癸化火。此五气横天,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也。
    帝曰∶其于三阴三阳,合之奈何?
     三阴三阳,合十二地支,故问其于三阴三阳合之,奈何?
    鬼臾区曰∶子午之岁,上见少阴;丑未之岁,上见太阴;寅申之岁,上见少阳;卯酉之岁,
    
    上见阳明;辰戌之岁,上见太阳∶巳亥之岁,上见厥阴。少阴所谓标也,厥阴所谓终也。厥阴之
    
    上,风气主之;少阴之上,热气主之;太阴之上,湿气主之;少阳之上,
    
    相火主之;阳明之上,燥气主之;太阳之上,寒气主之。所谓本也,是谓六元。
     此引天元册文之言,以明三阴三阳,合十二地支,复承六气于上也。子午之岁,少阴司天,故上见 少阴。丑未之岁,太阴司天,故上见太阴。寅申之岁,少阳司天,故上见少阳。卯酉之岁,阳明 司天,故上见阳明,辰戌之岁,太阳司天,故上见太阳。巳亥之岁,厥阴司天,故上见厥阴。标,犹始 也,少阴,子午也,厥阴,巳亥也。立岁始于甲子,终于癸巳,此三十岁为一纪,其次始于甲 午,终于癸亥,此六十岁为一周。故少阴子午,所谓始也,厥阴巳亥,所谓终也。厥阴合风,故厥阴之上, 风气主之,风气在上,而厥阴在下也。少阴合热,故少阴之上,热气主之,热气在上,而少 阴在下也。太阴合湿,故太阴之上,湿气主之,湿气在上,而太阴在下也。少阳合火,故少阳之上,相火主 之,相火在上,而少阳在下也。阳明合燥,故阳明之上,燥气主之,燥气在上,而阳明在下也。太阳合寒, 故太阳之上,寒气主之,寒气在上,而太阳在下也。风热湿火燥寒在上,所谓本也。在上为本,为六气之 元,故曰是谓六元。此引天元册文之言,以明三阴三阳上合六气之义。
    帝曰∶光乎哉道,明乎哉论。请着之玉版,藏之金匮,署曰《天元纪》。
     道,言也。论,亦言也。鬼臾区之言,至光至明,着之玉版,示贵重也,藏之金匮,垂不朽也。 署曰天元纪,因天元册文之言,而命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