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承上编阴阳应象、阴阳离合,而复论阴阳之别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之常也。无胃脘之阳,见 真藏之阴,则为别阴;无柔和之阴,见结搏之阳,则为别阳。别阴别阳,非阴阳之常,乃阴 阳之别。常则和,别则病;常则顺,别则死。所以别阳别阴,阳结阴结,阳搏阴搏,皆言病而言死也。
    黄帝问曰∶人有四经十二从,何谓?
     四经十二从者,人身有四时之大经,十二脉之相从也。经,常也;从,顺也。帝问四经十二从,以明阴 阳有经常,从顺之道也。
    岐伯对曰∶四经应四时,十二从应十二月,十二月应十二脉。
     四经,应春夏秋冬之四时;十二从,应一岁之十二月;十二月,复应人身之十二脉。脉,经脉也。经 脉歌云∶肺寅大卯胃辰宫,脾已心午小未中,申胱酉肾心包戌,亥三子胆丑肝通。
    脉有阴阳,知阳者知阴,知阴者知阳。
     经脉脏腑相合,雌雄相应,故脉有阴阳。知阳者可以知阴,知 阴者,可以知阳,此阴阳之相通也。
    凡阳有五,五五二十五阳。所谓阴者,真藏也,见则为败,败
    
    必死也。所谓阳者,胃脘之阳也。别于阳者,知病处也;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
     阴阳互见,彼此相资。若以阳脉论之,凡阳有五,肝心脾肺肾,皆有和平之阳脉也。五五二十五 阳者,肝脉应春,心脉应夏,脾脉应长夏,肺脉应秋,肾脉应冬。春时而肝心脾肺肾之脉,皆有微弦之 胃脉;夏时而肝心脾肺肾之脉,皆有微钩之胃脉;长夏而肝心脾肺肾之脉,皆有微缓之胃脉;秋时而肝心 脾肺肾之脉,皆有微毛之胃脉;冬时而肝心脾肺肾之脉,皆有微石之胃脉,是五五二十五阳。 盖五脏三阴之脉,皆有阳和之胃脉。若无阳和之胃脉,则所谓阴者,乃三阴之真藏也,见则为败, 败必死也。又申明所谓阳者,乃中焦胃脘之阳,而五脏籍以资生者也。若无胃脘之阳,而别于阳者,知 病所发之处也;见真藏之阴,别于阴者,则知死生之期。
    三阳在头,三阴在手,所谓一也。别于阳者,知病忌时;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
     三阳在头,谓手太阳之脉,终于目内;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上额交巅;手阳明之脉, 终于两鼻孔;足阳明之脉,起于鼻中,循发际,至额颅;手少阳之脉,终于目锐,足少阳之脉, 起于目锐,上抵头角也。三阴在手,谓足厥阴之脉,注肺而终,交手太阴,出于手大指次指之内廉; 足太阴之脉,注心中而终,交手少阴,循手小指之内而出;足少阴之脉,络心,注胸中而终,交 手厥阴,循手小指次指而出也。夫三阳在头,三阴在手,一气营运,皆有胃脘之阳,故曰所谓一也。若无胃 脘之阳,而别于阳者,不但知病处也,且知病死忌之时。无胃脘之阳,见真藏之阴,而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
    谨熟阴阳,无与众谋。所谓阴阳者,去者为阴,至者为阳,静者为阴,动者为阳,迟者为阴,数
    
    者为阳。凡持真脉之脏脉者,肝至悬绝急,十八日死;心至悬绝,九日死;肺至悬绝,十二日死;
    
    肾至悬绝,七日死;脾至悬绝,四日死。
     数,音朔。知病知忌,知死知生,众人不知,医独知之。故当谨熟阴阳,无与众谋。夫不与众谋,乃 诊脉而得其微。故所谓阴阳者,即脉之去者为阴,脉之至者为阳,脉之静者为阴,脉之动者为 阳,脉之迟者为阴,脉之数者为阳,此平人脉法也。凡持真脉之藏脉,而知死生之期者,如肝至悬绝急, 十八日死。悬绝,真藏弧悬,与胃脘之阳相绝也。急,劲急也。十八日者,木之生数三,三而三 之,则为九,再九而十八也。心至悬绝,九日死者,火之生数二,成数七,九日火之生成数也。肺至悬绝, 十二日死者,金之生数四,三四而为十二也。肾至悬绝,七日死者,水之生数一成数六,七日 水之生成数也。脾至悬绝,四日死者,土位中央,灌溉四旁,上火下水,左木右金,土气不能四应,故 四日死。此诊真藏之脉,而知死生之期者如此。
    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贲者,死不治。
     皆为岐伯之言,史臣复加三日者,承上文别阳知病之离,而复言二阳、三阳、一阳之病也。二阳, 阳明胃土也。土借火生,胃由脾运,今病心脾,是火不能生土,脾不能运胃也。二阳为水谷之 海,精血之所资生。有不得隐曲者,男子精虚,不得为房帏之隐曲也。女子不月者,女子血虚,月事不 以时下也。其传为风消,血虚风胜,而肌肉消枯也。其传为息贲,精虚气逆,而喘息奔迫也。有 一于此,皆死不治。所以申明二阳病处,且知忌时也。
    曰∶三阳为病,发寒热,下为痈肿,及为痿厥,;其传为索泽,其传为颓疝。
     ,音善。,音渊。余篇皆同。三阳者,太阳膀胱寒水也。太阳本寒标热,故发寒热。太阳经脉, 从头下项,挟脊贯臀,下抵足,故下为痈肿。下臀,下髀也。痈肿,经脉血气,逆于肉理也。及为痿 厥,腿足痿痹而厥逆。筋虚则痿,气虚则厥也。,小腿酸疼也。其传为索泽,膀胱水泽枯索也。其 传为颓疝,阴器睾丸,连膀胱而肿胀也。所以申明三阳病处也。
    曰∶一阳发病,少气,善咳,善泄;其传为心掣,其传为膈。
     膈,隔同。下仿此。一阳者,少阳初生,胆木也。病则初阳不升,故下气。真气少,则客气上逆, 故善咳。阳气虚则土寒,故善泄。其传为心掣,木不生火,心气虚寒,而掣痛也。其传为膈,火 虚土寒,胸膈不利也。所以申明一阳病处也。
    二阳一阴发病,主惊骇,背痛,善噫,善欠,名曰风厥。
     夫病在阳而发于阴,病在阴而合于阳,故又举二阳一阴,二阴一阳,三阳三阴之发病也。二阳,阳明 也。一阴,厥阴也。阳明厥阴主阖,如二阳一阴发病,则二阳不能为阳之阖,一阴不能为阴之 阖,不能阖而乍阖,则主惊骇。背为阳,主开,不能转开为阖,故背痛。阴气上冲而复下,则善噫。噫,嗳 也。阳气下行而复上,则善欠。欠,呵欠也。此一阴发病,为肝虚风胜,二阳发病,土受木 克,故曰风厥,语风气盛,而中土厥逆也。
    二阴一阳发病,善胀,心满,善气。
     二阴,少阴也。一阳,少阳也。少阴少阳主枢。二阴一阳发病,则二阴不能枢转于内,一阳不能枢 转于外,故善胀。申明善胀者,非肿胀之谓,乃心满善气。盖阴枢不转,则心满;阳枢不转则善气也。
    三阳三阴发病,为偏枯痿易,四肢不举。
     三阳,太阳也。三阴,太阴也。太阳太阴主开。三阳三阴发病,则三阳不能开于阳,三阴不能开于阴, 故为偏枯痿易。偏枯,半身不遂,痿易,痿痹易常,是太阳不能为开也。四肢,太阴脾土 之所主,不举,太阳不能为开也。所以申明别于阳,而知病处者如此。
    鼓一阳曰弦,鼓一阴曰毛,鼓阳胜急曰钩,鼓阳至而绝曰石,阴阳相过曰淄。
     旧本,弦讹钩,钩讹弦,今改正。脉体内应五脏,外合四时,皆有胃气。故鼓一阳曰弦,鼓动一 阳初升之气,则脉微弦,内应肝 脏,外合春生之木气也。鼓一阴曰毛,鼓动一阴初升之气,则脉微毛,内应肺脏,外合秋收之金气也。鼓 阳胜急曰钩,鼓动阳气,既胜既急,则脉微钩,内应心脏,外合夏长之火气也。鼓阳至而绝曰 石,鼓动阳气,至而复绝,脉沉如石,内应肾脏,外合冬藏之水气也。春夏为阳,秋冬为阴,阴阳相过, 其脉则滑曰淄。内应脾脏,外合四时之土气也。
    阴争于内,阳扰于外,魄汗未藏,四逆而起,起则熏肺,使人喘鸣。
     藏,如字。阴阳内外彼此相济,如阴中无阳,则阴争于内;阳中无阴,则阳扰于外。阳扰于外,则 皮毛之魄汗未藏,魄汗未藏,外而不内也。阴胜于内,则四逆而起,起则熏肺,使人喘鸣,逆起 熏肺,喘鸣,内而不外也。
    阴之所生,和本曰和。是故刚与刚,阳气破散,阴气乃消亡。淖则刚柔不和,经气乃绝。
     淖,音闹。独阳不生,独阴不长。阴之所生,和本曰和,言阴之所以能生万物者,以阴和而复本于 阳和也。由此言之,则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是故刚与刚,则为独阳,必阳气破散。阳气破散于 外,则阴气乃消亡于内矣。此刚与刚,则为独阳,而阴阳不和也。若柔与柔,则为独阴。淖者,柔与柔 相合也。故淖则刚柔不和。经气借阳和以营运,今惟阴无阳,则经气乃绝,此柔与柔则为独阴,而阴阳不和也。
    死阴之属,不过三日而死,生阳之属,不过四日而死。
     夫柔与柔则为死阴,刚与刚则为生阳。死阴生阳,皆非正也。故死阴之属,不过三日而死,阳奇之数, 从一而三,三日死,为其无阳也,生阳之属,不过四日而死,阴偶之数,由二而四,四日死,为其无阴也。
    所谓生阳死阴者,肝之心,谓之生阳,心之肺,谓之死阴,肺之肾,谓之重阴,肾之脾,
    
    谓之辟阴,死不治。
     重,平声。辟,僻同。之,移也。所谓生阳死阴者,肝移热于 心,谓之生阳。肝木生火,脏热相移,故曰生阳,是即刚与刚也。《气厥论》云∶肝移热于心则死。所以 然者,火热自焚,心气厥逆也。心移寒于肺,谓之死阴。肺金如天,心火如日,火日衰微,若天 无日,故曰死阴,是即柔与柔也。《气厥论》云∶心移寒于肺,肺消,饮一溲二,死不治。所以然者,天 日虚寒,水精不布也。不但此也,若肺之肾,谓之重阴,肾为阴寒之脏,肺寒而复移于肾,故 曰重阴。肾之脾谓之僻阴,脾为阴中之至阴,肾寒而复移于脾,是阴寒入于幽僻,故曰僻阴。此生阳死阴, 重阴僻阴,有一于此,皆死不治。此申明别阳知病忌,别阴知死期者如此。
    结阳者,肿四肢。
     承上文别阳别阴,而复论阳结阴结。结阳者,阳气自结,不和于阴也。四肢为诸阳之本,故结阳者 肿四肢,此阳气为病,而征乎外也。
    结阴者,便血一升,再结二升,三结三升。
     结阴者,阴气自结,不和于阳也。血乃阴属,故结阴者,便血一升,瘀血去而阳气和。若阳气不和, 仍为阴结之病,而便血一升,是再结二升也。瘀血去而阳气不和,仍为阴结之病,而便血一 升,是三结三升也。此阴血为病,而征乎内也。
    阴阳结斜,多阴少阳,曰石水,少腹肿。
     斜,作邪。少腹之少,去声。余篇少同。阴阳结邪,阴阳并结而为邪病也。人身阳常有余,阴常不足, 今阴阳并结,致多阴少阳,是阴寒盛,阳气虚,故曰石水。石水,肾水也。少阴主肾,位 居少腹,故少腹肿。此言阴阳结邪,致阴盛阳虚,而病二阴之石水也。
    二阳结,谓之消。
     二阳,阳明也。阳明之上,燥气主之。结则燥气独盛,故饮水过多,而谓之消。
    三阳结,谓之膈。
     三阳,太阳也。太阳为诸阳主气,常从胸膈而入于中土,从中 土而出于肤表,结则不能出入,故谓之膈。膈,犹隔也。
    三阴结,谓之水。
     三阴,太阴也。太阴之上,湿气主之。结则湿气独盛,故谓之水。与少阴之石水不同也。
    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痹。
     一阴,厥阴也。一阳,少阳也。厥阴之上,风气主之。少阳之上,火气主之。阴阳皆结,风火炽而肺金 伤,故谓之喉痹。喉为天气,肺实主之。痹者,闭也。此言阳结阴结则病,是非阴阳之常,而为阴阳之别也。
    阴搏阳别,谓之有子。阴阳虚,肠死。
     搏,音博。余篇同。阳结阴结则病,阳搏阴搏则死。故复论阴阳之搏。阴搏阳别谓之有子,言阴气过盛, 搏击于内,不与阳和,似乎别出,阴盛蓄阳,故在妇人谓之有子。若阴搏阳别而属阴阳正 气之虚,证见肠而下泄者死。即在妇人,亦非有子。所以申明阴搏有属有子,有属病死也。
    阳加于阴,谓之汗。阴虚阳搏,谓之崩。
     阳加于阴谓之汗,言阳气有余,内加于阴,阴得阳而外出,故谓之汗。若阳加于阴,阴气内虚, 不与阳和,阳气搏击,阳搏于内,则阴虚阳盛,故谓之崩。崩,血下堕也。所以申明阳搏,有属 阴阳和而汗出,有属阴阳不和而血崩也。
    三阴俱搏,二十日夜半死。
     夫阴搏则阴盛,阳搏则阳盛。有属无病者,有属有病者,有属病死者。若经脉不和,手足阴阳俱 搏者死,故举三阴三阳而复论之。三阴俱搏者,手足太阴脾肺之气,俱搏击于内也。二十日夜半 死者,土之成数十,金之成数九。夜半者,半夜子初,乃十九日之终,交二十日之子阳,而即死也。
    二阴俱搏,十三日夕时死。
     二阴俱搏者,手足少阴心肾之气,俱搏击于内也。十三日夕时死者,水之成数六、火之成数七, 终水火之成数而死也。又曰夕时 者,乃十三日之终,至戌亥方死,所以别上文二十日夜半之子阳也。
    一阴俱搏,十日死。
     一阴俱搏者,手足厥阴肝与心包之气,俱搏击于内也。十日死者,木之成数八,火之生数二也。十 日者,终木之成数,火之生数而死也。此三阴五脏相搏,与之死期者如此。
    三阳俱搏,且鼓,三日死。
     三阳俱搏者,手足太阳膀胱小肠之气,俱搏击于内也。且鼓者,三阳既搏且鼓动,手足之一阳也。手之 一阳,少阳三焦也;足之一阳,少阳胆经也。膀胱,水也;小肠三焦,火也;胆,木也。三日死者,水之生 数一,火之生数二,合而为三。又三者,木之生数。尽水火之生数而死于木也。
    三阴三阳俱搏,心腹满。发尽,不得隐曲,五日死。
     三阴三阳俱搏者,手足太阴合手足太阳之气,而相搏击也。手太阴,肺金,天也;足太阴,脾土, 地也;手太阳,小肠,火也;足太阳,膀胱,水也。太阴,天地之气;太阳,水火之气。不和, 故心腹满。三阴三阳俱搏,则肺之天气,脾之地气,膀胱之水气,小肠之火气,发泄已尽,不得有所隐 曲也。隐,幽隐;曲,曲匿。与上文病发心脾之不得隐曲不同也。五日死者,土之生数五,天地 水火不交会于中土而死也。
    二阳俱搏,其病温,死不治,不过十日死。
     二阳俱搏者,手足阳明胃与大肠之气相搏击也。温,热也。其病温,以阳明之阳,而见温热之病。 阳亢津竭,故死不治。又曰不过十日死者,言上文不交会于中土,则五日死,此阳明土气亢热, 亦不过十日死。五、十居中,皆土数也。此言阳搏阴搏则死,是非阴阳之常,而为阴阳之别也。 帝问四经十二从,乃探阴阳之理,而求其常。岐伯不论阴阳之常,而论阴阳之别,意谓欲知阴阳 之常,必知阴阳之别,不知阴阳之别,则阴阳之理,犹为未尽云尔。